大喜哥的故事

青岛大喜哥:我被生活剪去了长发(组图)

在采访大喜哥刘佩麟之前,很担心他就是个穿女装、涂胭脂的“疯汉”,根本无法交流,但聊得越深,就越觉得这种想法其实是一种偏见。谈起这次穿回男装,刘佩麟很“...

齐鲁网青岛频道

被嫌弃的大喜哥的一生

就像松子一样,世界对大喜哥也是毫无热情、甚至是冷酷的,社会和周围群体都不给他融入的缝隙,但他一直在寻找爱,一直在努力活下去。 这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段婚姻,...

搜狐网